Nodame Cantabile Lesson 131

這次又是英文網頁首先放出劇透
所以又無責任地做翻譯了(練練英文!)

再說一次:由於是由日本譯到英文,再譯到中文
經幾次翻譯,總是會有些偏差的,所以大家就量看著先XDD

原址:http://kandidy.livejournal.com/3733.html


 

千秋因著野田妹對Elise說她不能再彈琴這事而感到十分沮喪。
「這次應該和上次她逃到大川(野田的家鄉)不同。這次表演非常成功,但是她...」
「我想若果我好好看著她,事情的不會這樣。」

然後,雅之走到千秋面前。他被Viera騙了Nicole Kidman(妮歌潔曼?)在這裡等他。
雅之看到千秋沒任何反應,就問他發生了什麼事。【這樣無聊的話題,你要別人有什應反應--""】
千秋反問雅之:「你想做什麼?」
雅之接著說他曾聽過千秋那晚的演奏會,也聽到他指揮的貝多芬。
最令千秋感到驚訝的是,他還說演奏十分出色。
雅之還告訴千秋,他十分高興千秋成為了一個有才能的人,他對於不能一直在千秋身邊鞭策他而感到正確。
最後,雅之看見千秋仍是怪怪的,就再問千秋有沒有什麼事。千秋答他這不是什麼有趣的事。

到了野田妹這邊箱,她乘坐飛機由開羅飛到米蘭,再乘TGV子彈火車到巴黎。
但是,野田妹在火車上睡過了。當她醒來時,火車已經到了比利時的布魯塞爾。
她需要等到明天下一班火車才能回到巴黎,但是她沒有足夠金錢去往酒店。

而千秋這邊,雅之聽到了千秋說關於野田妹的事。
他說他明白到野田妹的心情,當一個演奏家做到一個十分出色的表演時,就自然會害怕不能再做到如此驚人的演奏。
這種感覺是會隨著時間枯萎和回復的。
這次,千秋感到自已被拋到後面了,還有他明白到他最重要的夢想就是和野田妹在一起。

而在布魯塞爾,野田妹請求了酒店的人讓她免費在雜物房睡一晚。
野田妹睡在滿是清潔用品的地板上,嗅著千秋的恤衫,她想念起:「千秋前輩...」

其後,野田妹回到了在自己在巴黎的公寓。一大堆傳真和留言從她的電話湧至。
野田妹十分疲倦的躺在床上。
忽然,她聽到一陣音樂聲
她便跟著聲音,找到了是在後梯傳出的。

這時,野田妹看到了神祕的少女--雅多微戈。
雅多微戈對野田妹說她遺下了她的樂器。
還有她稱野田她為「no-san」【又一個誤會了野田妹姓野的外國人】
然後野田妹對她說「我是野田妹。」

完 

 


這一話野田和千秋還未見面啊

但想不到野田竟會自動自覺返回巴黎
這一下,真的感覺到野田妹長大了 
(24歲才長大,這個人真遲熟XDD)

而千秋經過這件事終於真正感到野田妹的重要性 撒花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kka 的頭像
ikka

IKKA

ik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